2019 2019 2019 2019 2019 2019 2019 2019 2019 2019 2019 2019 2019 2019 2019 2019 2019 2019 2019 2019 2019 2019 2019 2019 2019 2019 2019 2019 2019 2019 2019 2019 2019 2019 2019 2019 2019 2019 2019
乾洗劑──高氯酸乙烯(PERCHLOROETHYLENE)和甲醛(FORMALDEHYDE)
您现在的位置: 中国洗涤网 >> 洗涤技术 >> 洗涤耗材 >> manbetx手机版 - 登陆耗材 >> 正文

赞助商连接

manbetx手机版 - 登陆|客户端

【字体: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認識身邊的化學藥劑
乾洗劑──高氯酸乙烯(PERCHLOROETHYLENE)和甲醛(FORMALDEHYDE)

取材自《Toxic Deception》
作者:Dan Fagin, Marianne Lavelle, and the Center for Public Integrity
譯者:葉綺蓮
出版社:Carol Publishing Company

高氯酸乙烯
用化學藥劑去除衣服上的污漬的過程通常稱為「乾洗」,但事實上,這種操作絕對與「乾」字沾不上關係。最早的時候,羅馬人用粉劑或陶土吸去衣料上的污漬,以代替水及肥皂,所用的材料的確是「乾」的。但在工業時代的今天,所謂的「乾洗」,包括所有除了水以外的洗潔劑,因為水洗如果溫度控制不當,常使衣料縮水。相傳乾洗的始祖是一位名叫J. Baptiste Jolly的法國裁縫,他在一八二五年時,偶然把燈上的石臘打翻到一塊髒桌布上而發現這妙用。他跟後來從事這類「乾洗」事業的人一樣,都是用松節油或樟腦油來去污的。

不管他們用的是否是目前最流行的油漆稀釋液,還是燃料的剩餘品或氯化碳化氫去油液,乾洗工業常要克服許多因使用易燃性、刺激性或腐蝕性化學藥劑引起的問題。

一八六九年在蘇格蘭,人們發明了乾洗的機器,用的是從瀝青中提煉出來的苯(Benzene)。這種東西已經證實會導致癌症,但是,發現苯能致癌時,乾洗的原料已經由苯轉換成別的化學品了。

當我們社會開始仰賴汽油去推動工業時,乾洗業也開始使用石油產品。但這類產品,尤其是拿它來乾洗時,容易引起爆炸,因此許多城市都基於防火的理由,禁止乾洗店在住宅區營業,大的乾洗工廠只好都搬到工業區去,小店變成光收衣服的站,顧客們要等一個多禮拜才能取回那略帶汽油味的衣服。根據紐約市睦鄰乾洗業中心的負責人Jerry Levine說,「拿去乾洗」一詞,變成一般虧待顧客的形容詞。

在Levine他們看來,二次大戰時期發明的化學產品奇蹟式地幫助乾洗業挽回了他們的聲譽,高氯酸乙烯(Perchloroethylene)這種一九二○年代在德國發明的金屬去油劑可以用來溶解毛料上的污漬,其效果相當於去除飛機的油垢,如果處理得當的話,還聞不到油味。它不會使衣料伸縮,也不會引起爆炸,更妙的是,兩家大化學工廠Dow和Imperial Chemical Industries Plc大量製造它們。高氯酸乙烯是製造Chlorofluorocarbons的副產品,Chlorofluorocarbons是用來製造Styrofoam、空調及噴射劑的。最近,因為它會破壞臭氧層而在一九九六年被世界各國禁用。

在七○年代初期,科學家們已經知道高氯酸乙烯(簡稱PERC)會使小老鼠長肝癌,根據這些實驗的結果,美國環保署把這化學產品列入致癌類,但一般人都沒有意識到它的嚴重性,直到住在乾洗廠附近的居民抱怨,紐約州衛生局派員調查附近公寓高氯酸乙烯的含量,才知道高氯酸乙烯從一樓的洗衣店蔓延到二樓,遠超出安全的範圍。

後來的研究發現,如果乾洗的衣物到家裡後還是濕的,它會薰滿衣櫃,即使打開衣櫃讓它通風也沒有用,因為這些毒氣要很高的溫度才會蒸發。別的研究發現,在乾洗廠附近的雜貨店裡的奶油及其他含油脂食品都含有高濃度的高氯酸乙烯,加州是少數有系統地研究地下水污染的州之一,發現連在自來水裡都有高氯酸乙烯。直至八○年代的中期,許多州的法律都還容許乾洗店把高氯酸乙烯倒進水溝裡,雖然聯邦政府已將之列入非法,但有些乾洗店到今天仍然這麼做,以避免花大量的金錢去安全的處置它。

這種不講職業道德的處置高氯酸乙烯的辦法是不是很危險呢?

美國消費者聯盟是一個不牟利的組織,它出版的《消費者報告》在一九九六年的一篇分析中指出,在每星期都穿剛乾洗完衣服的人中,每六千七百人中就有一人會因吸入衣服裡殘存的高氯酸乙烯而得癌症。這跟和一位吸菸者結婚,或住在一間被放射性物質污染的房子裡相比,當然輕多了,因為後二者得癌症的機會是五百人中有一人。但這跟吃含有ALAR(一種農藥)的蘋果(十萬人中有一人)或含有黃麴毒素的花生相比則嚴重多了。

紐約州衛生處的官員Judith Schreiber預測,用母奶哺乳的母親住在乾洗廠附近的話,她的嬰兒得癌症的機率是五千分之一(高氯酸乙烯喜歡留在多油脂的食物上)這種預測是有事實根據的,並不離譜。國立職業安全與健康研究所在一九九四年出版的一篇報告中指出,乾洗廠工人罹患食道癌的機會是普通人的七倍,罹患膀胱癌的機會是兩倍;另一篇一九九四年的報告指出,在麻省喝了含高氯酸乙烯的水的人得白血病的機會是五至七倍高於沒喝這種水的人。

全美國大約有三萬家乾洗廠,其中百分之八十五用高氯酸乙烯(其餘的百分之十五大部分是在奧克拉荷馬、德克薩斯這類產油的州,他們用的石油產品既能引起火災,更對健康造成威脅。美國環保署指出,每年收入六億美元的乾洗業是最大的化學品使用者中與公共接觸最多的行業。

目前在美國有一百家號稱「職業濕洗店」用完全無害的濕洗取代化學品的乾洗。進步的電腦也使溫度、濕度及攪動的控制能恰到好處,使過去只是理論行得通的精美布料濕洗成為事實。

雖然如此,一般的乾洗廠仍然使用高氯酸乙烯,因為大部份的乾洗廠已經把大量的資金投資在專門用高氯酸乙烯的機器裡了,環保署估計有三分之一的乾洗廠仍然使用老掉牙的舊機器,需要工人把濕淋淋、沾滿高氯酸乙烯的衣服從洗衣機拿出再放入烘乾機。

美國最大的三家製造高氯酸乙烯的廠商——Dow、PPG Industrier, Inc.和Vulcan Materials Company一再鼓勵乾洗商購買新的機器,認為它能回收高氯酸乙烯的溶液及氣體,使工人及環境少受污染。事實上這種新的機器也只能使高氯酸乙烯的用量自一九七○年來減少一半,雖然乾洗的需求增加了許多。

糟糕的是,買了這些新機器以後,許多乾洗廠都非用高氯酸乙烯不可了。

甲醛
大部份人所認識的甲醛是他們在中學時,上生物課解剖青蛙時所用的防腐劑,或者是殯儀館用來保存屍體的防腐劑。他們所不知道的是,美國每年出產的數以億磅計的甲醛大多用在木製品上,作碎木板(Particleboard)、三夾板(Plywood)及鑲飾板(Veneer),至少有十二家大公司,像Borden、Hoescht、Celanese、Georgia Pacific和杜邦(Dupont)等,都把木酒精加熱製成甲醛。木酒精是一種石油的副產品,製作成本非常便宜。

微量的甲醛可以在哺乳類動物的身上找到,它們是新陳代謝作用中的一份子,七○年代以來的研究足以證實過量的甲醛會使人致病,更有可能引發癌症,美國化學業界向來認為,既然甲醛是人體的產品,少量的接觸應該沒有問題,但是,因為甲醛的使用越來越廣,人們接觸到的數量遠超過工業未發達的時代。

八○年代的科學家有一個重大的發現,那便是他們可以在實驗室中製造以前認為只有人體才能生產的甲醛與尿素,科學家們把這兩種東西混合發明了一種令人震驚的產品。

這種產品便是雷辛(Resin,一種樹脂狀的沈澱物),它透明無色,有彈性,是一種非水溶性的膠。科學家們本想用它來代替玻璃,結果不夠堅固,改用為黏劑。把它跟木屑、小木塊黏合起來製成了合成板,把它跟肥皂混合起來,製成一種可以用作絕緣的泡沫膠。

雷辛的商業用途隨之起飛,它被用來做為吸菸室與外界的絕緣體。在二次世界大戰後蓋房子熱潮時更派上用場,用它製成的三夾板,因為價錢便宜,一般人都買得起。

美國工人,尤其是那些在木材、紡織、金屬鑄造工業工作的人,都跟甲醛結了不解之緣。跟甲醛有關的訴訟案件牽涉到工會的調查,不勝枚舉,這裡也不多提了。職業安全及健康公署(OHSA)在一九九三年達成共識,將甲醛分成三類——最嚴重的可以致癌,次一等有刺激性,最輕的也可能會造成相當程度的不適。

發明了雷辛以後,科學家最感頭痛的便是它發出的臭味,甲醛的臭氣遮蓋不住。多量的甲醛有刺激性,使人打噎(窒息),讓人感到不舒服;少量的甲醛,對某些人來說也會有相同的效果。

科學家試著去改進——多加些尿素,或用多孔的木料控制臭氣溢出,或用雙重冷卻(凝固)的辦法,可是不管他們怎麼做,只能減低而不能消除臭氣,這臭氣是沒有給尿素「綁」住的甲醛,在熱及濕的影響下而散發出來的,這味道還好和中學上生物課的學生解剖青蛙所聞到的味道相同,經年累月下來,這些沒給綁住的甲醛終於散發光了,臭味也逐漸消失了。

可是這有害的臭味還不是最大的問題。其實,製造商早在二○年代看過醫學報告,知道甲醛發出的臭氣是有毒的,它甚至可以致命,可是,直到七○年代,甲醛在人們家中造成問題才引起公眾的注意。那時候因為兩次禁運阿拉伯石油,使家庭及辦公室的暖氣花費直線上升,美國人開始大量把房子密封起來,密封的住宅及辦公室可以省能源,但也把甲醛的毒氣封在裡頭了。有些科學家認為能源危機使廠商沒時間好好的處理含甲醛的木製品,以致毒氣散發得更厲害,當然,這些屬於商業機密,是沒有辦法證實的。

但有一件事是已經證實了的,那便是上萬家庭的成員都因此病倒了,他們有類似感冒的症狀——出疹子、神經出毛病等。同時,新的報告指出,甲醛的禍害還不止於此,像可以使老鼠患上罕見的鼻癌。到了八十年代的末期,國立癌症中心(National Cancer Institute)找到許多防腐專家及解剖師得腦癌及長期呼吸甲醛的工人患上鼻咽癌的病例,像我們的工作雖然跟雷辛沾不上邊,但卻也脫不了關係,因為我們可說是生活在它們當中,試看我們的牆、家具、地板或衣櫃那樣跟它們沒有關係?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 | 网站公告 | 管理登录 |